<optgroup id="xsvzk"></optgroup>

    <legend id="xsvzk"><i id="xsvzk"></i></legend>

          <track id="xsvzk"><i id="xsvzk"></i></track><optgroup id="xsvzk"><small id="xsvzk"></small></optgroup>
          首頁 | 園林新聞 | 規劃設計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風景旅游 | 園林城市 | 世界園林 | 風景園林師 | 花木資訊 | 人居環境 | 園林論壇 | 園林博客

          古村落保護怎么做?從這幾個案例說起

          http://www.www.z7659.com 2019-07-15 來源:中國旅游報 作者: 發表評論(0)

            主講人名片:

          古村落保護怎么做?從這幾個案例說起

            羅德胤,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主要從事傳統聚落與鄉土建筑的研究工作。2012年起擔任住建部傳統村落專家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2016年發起并組織鄉村復興論壇。主持全國范圍內的村落保護發展項目數十個,其中包括云南元陽哈尼村寨、河南新縣西河村、浙江松陽縣平田村、湖南會同縣高椅村、貴州黎平縣黃崗村、臺江縣紅陽村、交宮村、廣東梅縣僑鄉村、松口鎮等村鎮的保護發展規劃與落地實施。設計作品曾獲評住建部田園建筑一等獎和二等獎。發表論文近百篇,已出版《傳統村落》《蔚縣古堡》《仙霞古道》《清湖碼頭》等10余部著作。

            積極探索古村落保護的合理方式

          古村落保護怎么做?從這幾個案例說起

          黃山宏村 王新兵 攝

            “每一種文明都延續著一個國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脈,既需要薪火相傳、代代守護,更需要與時俱進、勇于創新。”傳統村落、古村落、古村鎮等保護與活化在城鎮化、脫貧攻堅以及鄉村振興等國家重大戰略的實施過程中占據重要位置。《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明確指出,歷史文化名村、傳統村落、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特色景觀旅游名村等自然歷史文化特色資源豐富的村莊,是彰顯和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要統籌保護、利用和發展的關系,努力保持村莊的完整性、真實性和延續性。

            保護源頭和根基

          ——從四個視角看鄉村

            鄉村是中華傳統文化的源頭和根基,也是歷史信息的重要載體,文化印記是鄉村建設最應該倚重和發揚的優勢資源。保護古村落的文化遺產、促進文化的傳承與發揚,既是文化自信的重要體現,也為社會經濟健康發展打下重要的文化基礎。要平衡鄉村建設與文化遺產保護的關系,就應該首先從市場角度、政治角度、文化角度和未來潛力四個角度解剖中國的鄉村,這四個角度也是我們從事鄉村工作的理論框架。

            在市場角度方面,影響比較大的是陸銘老師的《大國大城》。它的核心觀點是,城市越大,競爭力越強,世界范圍內的經驗都是這樣。從經濟學角度來看,似乎很難反駁。越大的城市,基礎設施的成本就可以攤得越薄,又可以容納更多的人,而更多的人就能產生更強有力的生產力,有更好的創意和互動。

            如果沿著這個思路發展,鄉村就比較可悲了,因為大城市要吸納人口,而人口從哪里來呢?所以鄉村人口會越來越少。在這個大趨勢下,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多地保護價值高的村落。單純從市場經濟角度來看,有的鄉村也依然是有機會的,那就是服務于大城市的一些鄉村和那些在風景名勝區里的鄉村。它們有現成的客流量,只要想辦法轉化就可以了。

            從政治穩定角度看鄉村,代表人物是溫鐵軍老師,著有《八次危機》。他的核心理論是,中國在20世紀經歷了8次經濟危機,都算是安全度過了,原因是中國的農村起到了穩定器的作用。市場經濟是對的,但是市場經濟有個特點,它是周期性的,有波峰也有谷底。到谷底的時候,就會形成失業人口。如果失業人口大量在城市聚集,有可能會轉化成政治危機。不少國家都經歷過這種過程。

            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的農村為了城市發展,做出了巨大犧牲。最突出的表現就是農民工。他們到城里工作,但是又沒有獲得市民的待遇,醫療、子女教育都沒有辦法在城市解決。他們把青春奉獻給城市,到中老年時返回農村。

            從文化角度上來看,世界文明有三種:商業文明、游牧文明和農耕文明。中國是農耕大國,農耕文明最好的載體就是中國的鄉村,所以中國人和中國政府都有責任去保護鄉村的文化遺產,既是為世界的人類遺產完整性做出貢獻,又是中華民族文化認同感的需要,有利于形成國家的凝聚力。這方面的代表人物有陳志華先生,他著有《中國鄉土建筑初探》,還有馮驥才先生,在他的呼吁下,住建部成立了傳統村落保護的專家組織。還有孫君先生,他是實踐派,主張把農村建設得更像農村。

            從潛力角度上分析,這個角度的天花板是無限高的。從經濟學角度評價一件事情,是要考量投入多少,產出多少。如果產出大于投入,那就可以去做,這是我們的正常策略。但是接下來的問題是賺那么多錢干什么?錢的流向,會越來越多地走向精神需求、體驗需求。鄉村如果能制造出一些不同于城市里的體驗,那就能獲得成功,這方面需要靠創意。

            之所以要把這四個維度的理論作為我們的思考框架,是為了在遺產保護的專業性和社會效應的最大化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作為文化遺產的專業人員,我們自然希望保護范圍越大越好,保護力度越大越好。但是鄉村工作畢竟和純粹的遺產保護技術不一樣,因為它和社會生活關系極為密切,而且是相生相長的關系。如果我們只聚焦于保護本身,也許反而會讓我們失去潛在的、但很可能是更大的社會支持。

          平衡發展與傳承

          ——從實際項目來探索

            我曾經做了十幾年的理論研究,2012年,我加入了住建部組織成立的傳統村落專家委員會,擔任住建部傳統村落專家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既然成為委員,就有責任為住建部以及其他部門提供有效的政策建議,讓鄉村往好的方向發展。由于這個原因,我進入一線,從實際項目開始探索。一個村一個村做下來,總結了一些實踐經驗。

            2012年,我被國家文物局派到了云南的元陽縣,在哈尼梯田的世界遺產地待了幾個月。作為駐場專家,我在現場的工作任務之一就是要想辦法保留這些哈尼民居。哈尼民居從遠處看,就像一個個蘑菇,非常可愛。現實的情況是,在遺產地的100平方公里范圍內,大部分的村莊都已經成片成片地被拆除,改成了讓人很痛心的紅磚小洋樓。當地政府官員告訴我們,哈尼族的蘑菇房有三個缺點,一是光線太暗了,二是人畜混居,三是臥室太小。因為這樣的缺點,當地老百姓只要有條件,就要把它們拆掉改成新的樓房。而且當地老百姓都認為這是落后的象征,把它拆掉才能表示經濟發展起來了,走向脫貧了。

            作為遺產保護的專業人員,當然不希望這樣。哈尼民居的建材,用的是開梯田開出來的土。梯田生產出來的水稻,稻谷給人吃,剩下的稻稈一半給牛吃,另一半用來蓋房子。整套循環系統特別完善。如果哈尼民居沒了,這套完善的系統就不存在了,所以我們要想辦法保留一部分傳統民居。

            我們開始嘗試把哈尼民居改造得讓人住得舒適,符合現代化的要求。哈尼民居的缺點第一是光線太暗,分析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因為它的門窗太小,我們適當地給它加大就可以了。第二是人畜混居的問題,他們在一層養牛。這個問題也不復雜,我們把牛請出去,另外建一個牛棚,把一層改成廚房。哈尼民居原來是沒有廚房的,現在有了專門的廚房,用起來方便多了。從牛圈改成廚房,有一個問題就是它的層高不夠,只有一米八,我們要想辦法抬高到兩米四。抬高的時候,我們用了非常符合遺產保護標準的杠桿法,一點點地把整體構架抬升起來。第三是臥室的問題,原來的哈尼族民居臥室只有三到四平方米,而且有的還沒有門。幾百上千年的傳統生活,就這樣過下來了,也沒覺得太多不妥。但是現在,進城打工回來的年輕人就開始覺得受不了了。我們想辦法把臥室從三到四平方米擴大到六到八平方米,而且有四個,剩下還有十幾、二十平方米,可以做起居室。這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布局,所以,從技術手段上,我們是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大家看到,改造之后的外觀基本上是沒有變的,但室內基本上實現了現代化。

            類似這種在功能上的缺陷,很多古村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我們在做遺產保護的時候,不能只考慮保留信息、修舊如舊,還要把功能,也就是居住上的延續性考慮進去。

            技術上的問題解決了,是不是就可以普及了呢?并不是。我們改得再好,只是技術上的手段。在當地的政府以及老百姓心目中,這種蘑菇房依然是貧窮落后的象征,這就上升到了觀念問題。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對于中國大多數古村落來講,不能只解決功能,還需要想辦法直面觀念問題。

          直面困難和效應

          ——產業化思路是方向


            湖南省會同縣高椅村的單體建筑醉月樓的改造是改變村民觀念的典型案例。

            醉月樓是個小私塾,是國家級文保單位。國家文物局出資把它修好之后,因為請不起管理員,村里就買了把鎖,把它給鎖上了。小私塾一直閑置著。有一年暑假,清華的支教團隊到村里的小學上課,在這里開展了幾天活動。這給小私塾帶來了轉機,政府發現了一種既不破壞又能合理利用小私塾的方法,于是趁熱打鐵,把小私塾改成一個現代化的兒童圖書館,無論是市民還是村民來,只要帶著小孩來到這里,把小孩放到一樓的地毯上,讓他們自己打滾、看書,家長不用管,有管理員看著,家長可以到二樓看書、喝茶、喝咖啡,但是需要花點錢,這些錢就作為管理員的工資,這樣就形成一個小的經濟循環。

            高椅村是保留很好的傳統村落,時常會有領導、專家及企業代表來視察、參觀。以前都是參觀完就上車走了,現在可以到醉月樓的二樓坐下來喝茶聊天。在這樣的環境下,大家的心情也很放松,談工作上的項目也容易成功,不少資金就通過這個屋子來到了高椅村。村民們的觀念改變了,很支持這種做法。

            第二個典型案例是西河村的規劃設計。西河村在河南新縣,它是一個空心化程度相當嚴重的傳統村落。其實全國范圍內,這樣的傳統村落是不少的。如果能給這個村子找到一條發展路徑,是相當有意義的。

            西河村有一條河從中間穿過,河的北岸主要是傳統建筑群,河的南岸主要是新建筑群。我們判定,經過設計,可以營造出一個美麗宜居的小環境。有了這個小環境,村民的生活質量可以提高,以后還有可能發展鄉村旅游。我們的建議被縣政府采納了。于是西河村開始修整河道景觀,還設計了一條3公里長的沿河步道,村民們勞作的時候可以走這里,城市來的游客也可以在這里散步,行程大約1到2個小時,這就意味著游客要在村里吃一頓飯,所以村里兩家農家樂就這么開起來了。另一個設計是,把老糧庫轉化成了鄉村的文化集會空間,效果是挺明顯的。環境變好了,村民的生活改善了,鄉村旅游開始起步,鄉村的活力慢慢地找回來了,村里甚至恢復了中斷多年的祠堂祭祖活動。

            對比哈尼民居、醉月樓、西河村的改造項目,哈尼民居解決的是村民的居住問題,醉月樓和西河村是引入現代化的功能、用途,以及新舊對比的美學。前一種解決不了觀念問題,而后一種可以解決觀念問題。村民覺得老房子這么用挺好,當地政府也覺得老房子這么用就不再是一個負擔了。

            總之,關于單體建筑改造和遺產經濟學,我們這樣理解:把民居改造的成本拆分為三方面,保護成本、維護成本和真實性損耗。收益也分為三方面: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可復制性。選擇利用的方式不一樣,對于成本和收益的影響就不一樣。用作參觀的成本很低;用作居住,要用水用電,便會帶來成本的提升;如果用作客棧,品質更高,成本也會更高。但有意思的是,往往越是用作商業用途的,教育意義就越大。我們現在的旅游業,已經從觀光轉向了度假,只有在咖啡館、民宿、客棧和好的博物館這樣能讓人待得住的地方,才會形成較大的客流量。在老房子里住一晚與簡單參觀一下,所受到的影響是不一樣的,對遺產空間的體驗也完全不一樣,所以有時候越是商業化的地方,反而能產生更好的效果。當然,商業化也存在優劣之分,這要看設計師的水平。

          老房子可以住得更“高級”

            1

            中國旅游報:古村落是中國寶貴的文化遺產,蘊含著深厚的歷史文化信息,然而很多古村落正在城鎮化、商業化突飛猛進的過程中漸趨湮滅。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羅德胤:馮驥才老先生曾提到,古村落是中華民族最大的文化遺產,其價值不比萬里長城低,“萬里長城是一條線,古村落遍布中國”。這些古村落不僅有歷史文化價值、研究價值、見證價值、學術價值、審美價值、欣賞價值,更重要的是具有精神價值。古村落是非常重要的文化載體,我們處在城市化和工業化迅速發展的大背景下,大部分古村落的消失是難免的,這是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我們這一代人希望能夠保留住那些比較經典的、有代表性的古村落,讓它成為對農耕時代的見證繼續傳承下去,后人可以通過這種實際的村落建筑去認識農耕時代的生存環境。當然,我們希望保留的是經典的、有代表性的村落,而不是一個抽象的、量化的數字。中國的傳統古村落有幾百萬個,如果是百分之一就有幾萬個,即使是千分之一,也有幾千個,這是相當大的數字。現在我們能夠列進名單里進行保護的古村落,如歷史文明村、國家文物保護單位等,遠遠達不到這個數字,所以目前的形勢還是很嚴峻的。

            2

            中國旅游報:您認為傳統村落景觀的構成要素有哪些?怎么判定和評價村落遺產情況?

            羅德胤:鄉村景觀是以大地為背景,以鄉村聚落為核心,由經濟景觀、文化景觀和自然景觀構成的環境綜合體。鄉土景觀是根據土地的自然條件、生產和生活成為一體的“農業生產景觀”和“農業生活景觀”的復合景觀。同時,作為傳統村落的鄉村,其地域特征和歷史文化內涵又遠高于一般的鄉村。

            如果將傳統村落中所有能夠給人們帶來審美愉悅的景象都稱之為景觀,我們嘗試著概括一些傳統村落景觀的基本構成要素,比如山林、水體、農田、建筑、道路、場所、生產生活要素等。其中,山林包括村落周邊的山林、村落風水林、房前屋后林、道路或河流沿線的林木、雜木等;水體主要指自然河流、溪澗、水渠、池塘、水井等;農田以及與農田直接相關的要素,如水田、旱地、菜地、田埂、籬笆等;建筑特指有特定聚落形態的建筑群體,包括祠堂、社、廟等傳統公共建筑,有地域特色的傳統民居,部分外觀協調的新民居,以及有鄉土特色的簡易棚舍等;道路指巷道、田間小道、林間小徑、跨河小橋、河上汀步等;場所則指村頭或村中集會地、晾曬場、洗衣場所、河灘地、荒地等;生產生活要素根據各村的情況會有所差異,但較常見的一般有水車、水碓等水利農用具,石碾、石磨等家常農用具,晾曬用的臺或架,房屋周邊簡易的瓜果架,房前閑坐的石凳等等。

            這些要素都有較強烈的地域特征,能夠體現出所在村落的自然美和人文美,具備這些要素的傳統村落通常散發著鄉土氣息濃郁的親和感、安逸感,體現出傳統村落特有的景觀美。

            3

            中國旅游報:在對古村落建筑保護的過程中什么才是重要的?

            羅德胤:我認為在古村落建筑的保護中,技巧和程序不如觀念重要,現在我們缺的是觀念。一般人會把歷史建筑(如古村落)跟現代生活對立起來,覺得這兩者是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的關系。其實國際經驗表明,魚與熊掌是可以兼得的。

            我們不能百分之百地保留古村落,這很難做到。即使是像故宮這樣如此重要的文化遺產,也需要在里邊安裝照明設施、消防設施,還有一些必要的監控設施,這些都會對古建筑造成一定程度的改變。但是這種改變是值得的,它沒有形成嚴重的破壞。對于古村落來說,改變的程度可以再大一點,比如生活中各種基礎設施,如上下水、現代衛生用具、廚房用具等,完全沒有問題。

            所以首先是觀念上不要把這兩者對立起來,保留古村落、古建筑絕對不是阻擋人類進入現代文明的因素,有很多的技術方法實現古村落建筑保護。

            4

            中國旅游報:近幾年鄉村旅游很受社會關注,尤其是鄉村中興起的民宿,您認為民宿的發展對鄉村的復興起到了怎樣的作用?

            羅德胤:作為打通城鄉之間的橋梁,近年來民宿一直是大家比較關注的熱點。兩個方面的因素催生了中國鄉村旅游的蓬勃發展,一個是硬件層面的,包括高速公路網的完善、機動車保有量的增加,都使人們能夠更容易抵達鄉村;另外一個就是精神層面的,工作壓力之外,還有民族文化認同的回歸(即鄉愁),也使鄉村旅游以及住宿的需求變得更加旺盛。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的民宿和歐洲、日本和我國臺灣地區的民宿有很大區別。中國面臨更強的城鄉二元的結構性矛盾。在歐洲,農村人口比較少,而且農民的受教育程度也不比中產階級低。因此他們在了解中產階級需求的時候也沒有障礙,在日本和我國臺灣地區也基本是這樣。中國的農家樂也發展了十幾年了,但是在提供一些更高層次的服務方面,就需要做比較多的培訓。城市人對更高層次服務的需求和鄉村配套服務缺失的矛盾催生了民宿行業的蓬勃發展。

            5

            中國旅游報:關于古村落保護,您認為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羅德胤:最困難的實際上還是如何找到合適的途徑來改變觀念。我們的做法是通過事件,比如某次講座或者某次大學生實踐活動,又或是通過示范,比如改造一間房子,讓大家知道這個老房子可以住得更“高級”,這樣就能夠改變觀念。不過落實到具體的操作環節,還是非常困難的。一個設計出來之后,大家意見會很不統一,縣領導的看法、鄉領導的看法、戶主的看法、設計師的想法很難一下達成一致,這是我們經常遇到的問題。作為規劃負責人,就要協調各方面意見,什么時候該拿主意,什么時候替張三把李四說服,這種協調工作會比較麻煩。最欣慰的是不管怎么爭論,最后都能夠實現。

            6

            中國旅游報:這幾年,您開始“在村里開大會”,通過舉辦古村大會、鄉村復興論壇等活動,嘗試帶動古村落的發展。請問效果如何?

            羅德胤:2015年11月,我和幾個朋友發起了在浙江烏鎮舉辦的第一屆古村大會。會議十分成功,會后我就和大會秘書長商量,能否把會議搬到村里去開?2016年4月,我們在河南西河村開了全國第一屆鄉村復興論壇。從這屆會議開始,西河村成了全國知名村落。

            西河村“村里開大會”帶動村落發展,給了我很大啟發。于是,這個活動之后,在村里開大會成了我們工作中一個很重要的板塊,我們把會議事件作為一個專業化的事情來運作,我們遵守兩條原則:一是會議只在村子里開。二是提升參會者的體驗感。這樣一來,會議事件會成為東道主鄉村復興的催化器。

            一般的會議都是一年開一次,但是我們在西河村開完會之后,我的一個師弟來找我,邀請我們去貴州遵義桐梓縣中關村舉辦鄉村復興論壇。他把烤煙大棚改造成了會場,這是迄今為止,全國最漂亮的鄉村會場。這讓我們看到了桐梓縣政府的決心,于是我們又舉辦了一次鄉村復興論壇。

            兩次會議之后,我們開始總結,開這個會的作用是什么?為什么大家愿意開這個會?我們發現鄉村大會有知識匯集的作用,因為中國的鄉村建設事業發展太快,沒有教科書,大家無法在課堂上學到這個本領,所以最好的獲取知識的辦法就是參加會議。參加會議的人得到了最新的經驗和知識,然后就可以用到自己的案例里,提高案例實踐的成功概率。案例成功了,把他們請到大會上,又可以形成新一輪的知識匯集。在快速發展的鄉村建設中,開會是交流和學習的最好方式。

          分享到:
          編輯:王月
          有關    的新聞
          更多評論網友評論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 ·凡本網注明“www.www.z7659.com”或“本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風景園林網,
          •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風景園林網”或"來源:www.www.z7659.com/"
          • ·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最新評論:
          企業服務

          熱點排行

            熱門博文

            論壇熱帖

          ?

          中國風景園林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www.z7659.com

          咪咪嗳